依靠市場,整合資源,江門企業積極探索消費扶貧新路徑
滿了市民“菜籃子” 鼓了農户“錢袋子”

來源:江門日報  發表時間:2020-11-20 07:01   

大昌超市帶動了粵北山區一些農民的就業和增收。

大昌超市帶動了粵北山區一些農民的就業和增收。

 

塔百奇扶貧專區。

塔百奇扶貧專區。

 

市民在選購扶貧產品。

市民在選購扶貧產品。

 

    每天清晨6時,當大多數市民還在睡夢中的時候,大昌超市運輸員林關和鄧偉成已經駕着貨車從江門出發,趕往位於清遠市的連南瑤族自治縣大昌超市連雲公社農場。中午12時,滿載新鮮蔬菜的兩輛貨車啓程返回江門。傍晚6時,這些蔬菜已經出現在大昌超市“連雲公社”專區,供市民選購。

    從山區農場,到城市超市,大昌超市打造的這條蔬菜物流之路,也是江門企業消費扶貧之路的一個縮影。

    市場導向,平台運作。今年以來,我市深入開展消費扶貧活動,建成廣東東西部扶貧協作產品交易市場江門館、江門萬達摩天農消費扶貧基地等消費扶貧平台,合力推動對口幫扶的廣西崇左、四川甘孜、黑龍江七台河等地,實現對口幫扶的貧困地區全部摘帽。市扶貧辦數據顯示,截至10月21日,我市搭建了市級消費扶貧基地1個、縣級消費扶貧基地7個,申報認定省級扶貧產品73項,實現消費扶貧產品消費總額11614.84萬元,帶動貧困户3541户。包含大昌超市、江門市明富糧油食品有限公司(簡稱“明富糧油”)等在內的數千家企業、商户紛紛結合自身業務,以不同形式積極參與消費扶貧,勇於擔當。

    消費扶貧有效地解決了產業扶貧的銷售難題,直接增加了貧困人口的收入。其內涵不僅僅是“一買了之”“一幫了之”,而是建立長效機制,既助力按期脱貧,也發揮鞏固脱貧成果的長期作用。“企業將自身業務與消費扶貧結合起來,可實現產銷對接,良性循環,充滿市場活力,是一種可持續發展的扶貧模式。”江門職業技術學院教授宋旭民説,隨着通信和物流的快速發展,這種模式還可複製推廣,實現貧困人口、企業、消費者多方共贏。

    文/圖 江門日報記者 呂勝根

    易航 梁爽

    A   超市

    推動產銷對接

    為農產品打開銷路

    “這裏的菜特別新鮮,讓我找回了小時候的味道!”市民區女士在大昌超市買到了剛到貨的連雲公社農場蔬菜,臉上洋溢着滿足的笑容。

    大昌超市是江門本土大型超市,充足的貨源供應,使這裏成為市民名副其實的“菜籃子”“米袋子”。而離江門290公里外的連南、連山、連州等地則是大昌超市重要的蔬菜、大米貨源地。這裏羣山連綿,“九山半水半分田”,相對貧困。

    近日,記者專程驅車來到連雲公社農場,這裏是大昌超市在連南縣香坪鎮山口村的農業合作試用地,也是香坪鎮產業振興、鄉村扶貧的重要載體。農場聘請山口村村民包括貧困户務工,不僅有效解決了他們就近就業問題,而且增強了村民們的獲得感與幸福感。

    2018年,連雲公社農場建立後,作為山口村婦女主任的房三妹奔走呼號,把這個好消息告訴給大家。“10年前,村民的收入大多靠去市場賣稻穀,收入很少。”房三妹説,現在在家門口種種菜,一天就能掙120元工錢,吸引了越來越多的村民前來務工,大家也都心存感激。

    鄧二貴是村裏的貧困户,一家五口人住在村邊的簡陋土房裏,生活拮据。現在,他是連雲農場的拖拉機手,每月收入有4000多元。“希望存多點錢,今後能建一棟結實的房子。”鄧二貴對未來充滿期待。

    山海相連,心手相牽。從2012年開始,大昌超市就已經投身消費扶貧。因為有自身超市平台,以及背後的江門消費市場,大昌超市帶動了粵北山區2000多名農民的就業和增收。

    作為大昌超市派駐粵北的連雲公社農場負責人,江門人譚遠懷住在連雲公社農場的工棚裏。雖然條件艱苦,但他樂在其中。除了與當地農業公司對接做好蔬菜、大米的採購工作外,他還主動與粵北當地人交朋友,打探哪裏有好的土特產或農產品。只要得到“情報”,他就會第一時間趕過去實地考察,上門收購後,銷往江門。

    農民出身的大昌超市董事長譚錦祥説,推動生產地和銷售地之間的產銷對接是消費扶貧中成效最快的一種方式。

    在江門,像大昌超市這樣以銷售平台為貧困地區農產品打開銷路並非個例,他們有一個共同特點,就是圍繞綠色農產品或土特產“做文章”,可謂消費扶貧路上的“一抹綠”。

    位於蓬江區水南路的僑潤超市是江門供銷合作社旗下江門新供銷僑潤貿易有限公司(簡稱“僑潤貿易”)7家直營店之一。在該店“愛心助農、產銷對接”專區,土特產琳琅滿目,康定黑青稞、甘孜松茸、崇左八角、七台河大米等擺放整齊。

    “我們常年奔波於江門與廣西崇左、四川甘孜和黑龍江七台河之間,將我市對口幫扶的三地農產品引薦到江門。”僑潤貿易總經理譚仕明説,今年助農扶貧產品的銷售額相比去年翻了一番,實現了近80萬元的營業額。

    此外,江門市供銷合作社還承擔着重要市級消費扶貧平台經營工作。今年7月,位於廣州的廣東東西部扶貧協作產品交易市場江門館正式開館,成為江門消費扶貧的形象窗口。展銷數百種消費扶貧產品,打造消費扶貧升級版,讓消費扶貧進入“快車道”。

    近日,記者從江門市扶貧辦瞭解到,我市還將通過在社區建立消費扶貧自助微型超市的模式,將消費扶貧向社區滲透。

    B   食品公司

    發揮自身優勢

    助幫扶對象“造血”

    除了超市外,一些食品加工類企業,左手農村農業,右手消費市場,同樣有着廣闊的銷售渠道。他們通過採購貧困地區或貧困户的農產品作為原材料,提升了幫扶對象的“造血”能力。

    食用油是人們生活必需的消費品。明富糧油是一家產銷一體的農產品深加工企業,二十餘年的執着,成就匠心品質。產品遠銷全球60多個國家和地區,成為優質食用油領跑者。

    從創業之初,明富糧油的花生油等原材料就以向五邑本地農户收購為主,供不應求時才考慮進口。即便在今年疫情期間,該公司在捐贈物資的同時,也努力盡快復工復產,繼續向相對貧困的農村地區採購原材料。

    明富糧油創始人英延輝説,江門雖然地處珠三角,但有些偏遠農村經濟還是相對落後。農村中的貧困户市場信息缺乏,生活不易,他們所種的花生等農產品缺乏銷路。作為江門本土企業,明富糧油肩負着為農户排憂解難的責任,通過做實事,避免農產品滯銷甚至爛在地裏。

    位於江海區的江門市裕景食品有限公司(簡稱“裕景食品”)是一家專注於調味料、水果製品、豆製品的企業。“我們每年都會去廣西崇左等地採購八角、桂皮、羅漢果,90%以上的原材料都來自那裏。”該公司總經理謝英珠説。

    實際上,裕景食品從2005年成立以來就保持着與廣西的合作。“剛開始我們只是在網站上尋找來源,看到符合的農產品就親自前往當地對接。後來,在市扶貧辦的引導下,我們幫助當地建立了農業合作社,對農產品進行系統化管理和採購。”謝英珠説。

    作為江海區食品行業協會會長,謝英珠還號召協會會員企業參與消費扶貧。像御寶食品、生和堂食品也堅持從廣西貧困地區引進農產品作為食品加工原料。

    江門麗宮國際食品有限公司(簡稱“麗宮食品”)是一家以生產、加工、儲存、銷售陳皮全產業鏈的公司。近年來,麗宮食品建立扶貧招聘機制,優先錄用建檔立卡的貧困户及其家庭成員就業,與新會區11個鎮街簽訂“陳皮釀化項目及陳皮系列產品”精準扶貧產業幫扶項目投資分紅合作合同。對於種植新會柑的貧困户,提供免費技術支持,在質量達標的情況下,優先收購其產品,讓貧困户藉助麗宮食品銷售渠道,保證其收入。

    C   電商企業

    線上線下“聯姻”

    支持消費扶貧

    通過互聯網+,電商平台在貧困户心中播下希望的種子。

    “我們今年決定增產5萬多平方米的土地,還動員了隔壁村加入百香果種植中來。”不久前,崇左市龍州縣貫明村第一書記王遠亮從廣西給新供銷塔百奇貿易有限公司(簡稱“塔百奇”)總經理易堅良發來微信,並配上一個豐收的表情,喜悦之情溢於言表。

    易堅良經營的公司是鶴山市消費扶貧基地,承擔着鶴山對口幫扶的龍州縣農產品銷售的任務。“貧困地區在種植初期會遇到兩難問題,一方面想實現規模化種植,一方面又擔心產品銷路不暢,最後挫傷積極性。”易堅良回憶説,瞭解到貫明村的情況後,他們主動和當地合作社對接,通過塔百奇的電商平台把百香果銷售到江門,逐漸打消了農民的後顧之憂。

    一台終端機、小小手機屏,卻顯示出互聯網科技給消費扶貧帶來的巨大變化。在塔百奇終端機上,記者看到不下百種的扶貧產品,絕大多數來自江門對口幫扶地區。

    在幫扶初期,易堅良曾遇到不少麻煩。“農產品跟工業品不一樣,它具有季節性,發掘優質農產品,將其介紹到市場廣闊的大灣區非常重要。”易堅良説,最初,鶴山駐崇左的扶貧幹部在下鄉調研時若發現了當地優質農產品,就會介紹給塔百奇,但這種模式偶然性很大,消費扶貧不能像打獵一樣碰運氣,應該更系統化更全面地進行。

    為了克服好貨難找的問題,塔百奇做了許多嘗試。2019年,塔百奇與廣西多家公共電商服務中心簽約合作,並於2020年初完成了龍州縣扶貧企業的摸查、對接工作,與龍州當地25個扶貧企業建立合作或者達成意向合作。組織龍州縣農產品通過塔百奇電商平台銷售到鶴山,帶動704人(其中有310名貧困勞動力)就業、創業、增收,銷售龍州扶貧農產品合計1.2萬餘件,銷售額53.6萬餘元。

    在江門萬達廣場四樓,有一個超3000平方米的扶貧產品展銷平台,它就是摩天農消費扶貧基地(簡稱“摩天農”),其董事長謝舜堯介紹,摩天農是都市農業綜合體,除了實體店外,還有自己的線上銷售平台,目前每個月的扶貧產品銷售額近8萬元,佔到整體營業額的80%以上。

    在摩天農展示廳邊,有一間明亮的餐廳,餐廳外是一處廣闊的農業種植體驗園。“我們通過線下體驗活動,把消費者吸引過來,同時把扶貧產品融入菜品當中,讓大家親身體驗。”謝舜堯説,通過線上與線下相結合的方式,吸引更多的消費者瞭解扶貧產品,支持消費扶貧。

    D   探討

    補短板聚合力

    讓消費扶貧行穩致遠

    消費扶貧依然在路上,如何實現可持續發展?

    江門市農業局扶貧開發規劃科副科長陳鴻傑留意到,如今市民購買產品的渠道和產品較多,購買扶貧產品的慾望還不是很足,甚至很多市民還不知道有扶貧產品。此外,江門本地的農產品比較零散,消費扶貧還需企業去做很多工作。

    近年來,江門一些商協會也發動會員企業參與消費扶貧,但一般都是在微信上得知某地農產品滯銷,就發動會員企業幫忙打開銷路,並沒有形成常態化的機制。

    江門市酒類行業協會祕書長熊壽興説,這種隨機性的扶貧,因為是非市場行為,產品價格與市場價相比,可能有點偏高。如果要可持續的話,消費扶貧產品的價格也要與市場價大致相當。同時,有關部門對於參與長期支持消費扶貧的企業,也可考慮給予一定的税費優惠或補貼,以鼓勵更多企業參與消費扶貧。

    為提升企業參與的積極性,英延輝建議,有關部門可以對消費扶貧貢獻較大的企業予以宣傳和表彰,增強企業的榮譽感。同時,可以讓這些企業在與消費扶貧相關的產品包裝上,打上統一的消費扶貧標識,讓消費者對扶貧產品多點了解和支持。

    “目前消費扶貧大多數以單位採購為主,銷售額不夠大,而廣闊的個人消費市場是消費扶貧的一片藍海。”易堅良建議有關部門制定相應機制,引導和鼓勵個人參與消費扶貧。更多的消費者買了扶貧產品,擴大了銷量,企業就會更多地向貧困地區或貧困户收購原材料,所以,對於貢獻大的消費者,也可以給予一定的榮譽。

    在實踐中,塔百奇已開發微信小程序線上扶貧館系統,引入“社交電商”的概念,依託互聯網的社交性,逐步引導市民購買消費扶貧產品,將扶貧產品分享給身邊人。“線上扶貧館鼓勵個人申報成為扶貧達人,對個人自發、自願的消費扶貧活動進行記錄、統計,並納入個人所屬單位支持消費扶貧統計。”易堅良説,扶貧達人還可以通過新的社交途徑推薦、引導、發展親朋好友成為扶貧達人,形成人人蔘與消費扶貧的社會氛圍。

    農產品屬食品類,食品安全至關重要。江門市工商聯經濟科科長鄭力騁説,消費扶貧中,產品質量很重要,消費扶貧產品不但要確保質量,而且要高於同類產品的質量,這樣既打感情牌,又打質量牌,才能得到更多消費者的青睞,才會更有生命力。

    熊壽興也説,食品銷售需有進貨憑證,便於溯源,市場監督管理部門還會抽查,因此,銷售商家在進貨的選擇上比較謹慎。一些貧困地區的農產品比較零散,可以通過公司或合作社與農户合作的方式,向銷售商家提供符合標準和要求的產品,這樣從農產品的種植、收成、運輸、售賣上都能做到規範化,貧困地區的農產品才會有更廣闊的銷路,消費扶貧的規模才會越做越大。

    記者手記

    消費扶貧怎麼扶?

    消費扶貧,一頭連着貧困地區,一頭連着廣闊市場,其特點是運用市場機制,為貧困地區騰出市場空間,既為貧困地區產品打開銷路,也豐富城市市民的餐桌。

    雖然消費扶貧的意義不斷凸顯,但在實踐中要想走得更順暢,需要在產品供給和流通兩個方面下足功夫。一方面,要保證產品的質量、安全和品質,讓消費者安心、放心地消費,做好“消費文章”;另一方面,要建設消費渠道共享平台和產銷信息共享平台,做好“扶貧文章”。

    市場是資源配置最有效的途徑,在消費扶貧工作中應充分發揮市場的力量。一些江門企業將自身業務與消費扶貧相結合,主動參與到消費扶貧的鏈條中來,這是一個好現象。塔百奇總經理易堅良就深刻感受到市場在消費扶貧中的作用。如他所言,在精準扶貧年代,要尊重市場的選擇,充分發揮市場這隻“無形的手”來推動扶貧工作,而政府則可以順應市場趨勢加以引導及推動,讓消費扶貧成為每個人都願意為之,每個人都能夠為之的事情。

    貧困地區大多地處偏遠山區,信息、交通閉塞,農產品產區較為分散,供應鏈成本較高。如何打通生產、流通、銷售各環節制約消費扶貧的痛點、難點和堵點,特別是如何降低產品流通成本,這是一個很現實的問題。政府等有關部門可幫扶貧困地區搭建完善的交通物流網和信息交流平台,而扶貧企業應向對口幫扶地區提供更多市場需求信息、人才和技術支持等。此外,貧困地區要組織貧困户大力發展經濟效益高、市場前景好、受消費者歡迎的特色產業,遵循市場經濟規律,這樣的扶貧產品才會更有市場競爭力。

    (易航 呂勝根)

(責任編輯: 李芳菲  二審:徐鈴靜  三審:寧園 )
分享到: 0